小米挤泡沫的365天
2019-07-11 17:14 来源:

  张夏河对“投资时的确没有做精算”感到后悔,在他的重新思考中,出现了对小米究竟是手机制造商、智能硬件制造商还是“物联网新物种”的疑惑。

  “最直接的,你看小米有哪个App做得特别火吗?”他自问自答,“没有”。

  “在2015年之前,小米的成功是一个奇迹;2017年,小米的‘重生’又书写了一个奇迹,”在访谈最后,李明达这样告诉全天候科技,“我们今天说到了小米的很多问题,并不是说它已经不行了,而是说,我们不希望他变成一个平庸的、卖硬件的公司,我们希望小米能够再次带来一个奇迹,能够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。”

  他多次强调说,在字节跳动,每当发现机会时,资源会迅速集中,人才激励也能及时跟上。“在互联网环境中,一定程度的烧钱是不可避免的,”他认为,“小米在硬件思维的影响下,会对所有的业务计算成本、抠利润,甚至1-2万元的预算都会卡得很严。”

  在陈子文看来,小米市值最终远不如预期一定程度上与市场特点有关。“香港市场流动性低,看重企业的财务数据,也就是看重‘事后估值’,A股和美股更看重未来、看好科技概念。”

  “很难受,”一位资深员工承认,内忧外患的变化,使得员工怨言颇多,在公司内已经形成了相对负面的工作氛围。不过,除了低于行业的薪酬水平,长远来看,他对小米一年以来的调整方向表示认可,认为公司是“走在正确的道路上”。

  在港交所IPO前一个月,小米也在A股申请了CDR,这曾被陈子文和诸多投资人视为提升市值的机会之一。不知为何,两周后,小米又取消了这一申请。

  如何熬过阵痛期

  “小米很需要新鲜血液,”李明达认为,从京东到小米工作后,他发现二者有着相似的“中年危机”:公司发展到第7、8年,早期员工已经进入倦怠状态,需要新人来激活斗志。而缺乏竞争力的薪酬难以吸引到理想的人才。他斟酌了一下用词说,小米目前能够招来的是“相对中等层次的人才”。

  除了市值几近腰斩,过去一年,对于从创业公司转身上市公司的小米来说,无论市场环境、组织结构或是企业文化,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。有人将其形容为“阵痛期”,也有人称之为继2016年后小米的又一次“危机”。

  这款诞生于2017年的电商产品,过去两年的GMV以每年翻一倍的速度增长。进入2019年,小米为其设定的目标是GMV超过100亿元,并首次实现盈利。据多位小米员工透露,在过去两年中,有品已经从几十人的小团队扩充至500人,涵盖研发、设计、运营、仓储物流及售后环节,今年将会继续扩充至800人,SKU已超过7000,并且在持续增长。

  正在扩招的部门则遇到招聘瓶颈。一位项目负责人表示,部门今年预计扩招30到40人,一直在面试,“很难找到合适的,大部分我们想要的人,谈到薪水后都不来了。”

(责任编辑:李佳佳 HN153)

  “关于小米的争议很大,”一位证券分析师表示,“手机厂商、物联网、新物种、百货公司都有,所以很关键的一个问题是,小米究竟应该如何定义?”

  为满足客户需求,陈子文带领团队在市场上四处寻找小米的老股转让份额。“当我们从海外找到一个额度时,小米的估值已经喊到1000亿(美元)以上了”。在与来自美国、欧洲的多个投资方竞价结束后,陈子文最终以接近800亿美元的估值抢下了这份额度。

  “四季度的销售情况,主要还是我们主动进行产品组合调整的结果。”在2018年财报业绩会上,小米CFO周受资这样回应质疑。

  而对于外部的投资人来说,他们也对小米的增长多了一些期待。“现在的PE值大概是15、16倍,即使单以硬件厂商来定义,也不能算是虚高,可以期待一下之后的走势。”

  01

  更让徐洁焦虑的是,迄今为止,她还不知道自己在小米的“职级”。从2018年上半年起,小米陆续传出试点为员工制定职级。

  何志明参加了那次培训,他清楚地记得,雷军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:小米不需要其他人来告诉我们怎么管理,小米要做的是“布朗运动”——这是一个物理学名词,意为“被分子撞击的悬浮微粒做无规则运动”。

  “我原来的公司一年有两次明确晋升申请,现在完全没晋升消息,”徐洁叹了口气。她还听说,目前在外部就业市场上,小米的职级体系尚未受到认可。

  推进IoT战略并非小米一家的行为。事实上,最近两年,包括手机、家电、互联网等多个领域的玩家先后提出了IoT布局,部分企业(如华为)也将IoT上升为最重要的战略之一。“IoT已经迎来爆发的前夜,”多位分析人士提到,在一些数据报告中,全球IoT的市场规模将会以兆亿计算。

小米挤泡沫的365天

  那是2017年,雷军给业务团队开会,每次会后再进行30分钟到1小时的“管理培训”。在一次培训中,雷军提问说,当年小米是中国手机出货量第一的时候,是什么管理水平?怎么做管理设计?

  股价的持续下跌迫使投资人开始重新审视小米。“一级市场可以讲故事,”一位投资人说,“二级市场的投资人很现实,要把每块业务拆开,分别看增长、市占率,很难浑水摸鱼,泡沫一定会被挤掉。”

  李颖有着相同的无奈。得益于对电商的看重,小米有品部门今年得到了“比较多的资源和资金”,但工作方式并未转变。“小米内部更认可的方式是,用最少的成本去取得比较高的结果,市场、公关费用一向很紧张,”她说,“(公司)很担心钱花出去了,利润没跟上,就会非常糟糕”。

  小米股价走势(图源:阿斯达克财经)

  数据来源:见智研究所;制图:全天候科技

  三个月后,雷军在小米2019年年会上宣布,AIoT(AI+IoT)提升为与手机并列的“双引擎战略”。在这次发言中,他强调,这是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,公司将在此领域持续投入超过100亿元。

  手机失速中国区

  节节攀高的热度持续到2018年5月,之后又开始反转。“大环境开始下降,另一方面,5月3日招股书公开后,投资人对一些数据不太满意,整体热度就有些降低,”张夏河记得,招股书中,小米2017年调整后净利润为54亿美元,不及此前预期;对于雷军强调的“硬件+新零售+互联网服务”的“铁人三项”商业模式,业界也屡屡传出质疑。

  在他和他的不少同事看来,小米目前的各个互联网产品中,增长情况最为良好的只有对标网易严选的小米有品。

  图源:见智研究所

  创立以来,小米一直以强调性价比、薄利薄的形象示人。在雷军承诺“硬件综合净利率永远不会超过5%”后,小米在公布2018年年报时宣布,当年综合税后净利率小于1%。

  IPO第二天,当小米股价涨至18.98港元收盘、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宣布连续两日买入超过1亿美元的小米股票时,许多投资人和员工的态度变得更加乐观,他们一度感觉仿佛又回到了“千亿小米”时的热闹。

  在股价“跌至麻木”的状态中,陈子文一遍遍思考着对小米的定位:它究竟是一家硬件厂商还是一个传说中的“新物种”?最终,他得出了一个判断——“小米应该是一个百货公司,要按Costco或者沃尔玛的PE值来计算。”

  小米9发布10天之后,vivo子品牌iQOO发布新机,同样搭载高通骁龙855处理器,最低配2998元,刚好比小米9便宜1元;5月,OPPO系品牌Realme宣布回国,产品定位与Redmi相近;5月底,荣耀旗舰机20系列面市,起售价2699元。

小米挤泡沫的365天

  05

  “空调是今年最重要的爆款,今年的策略是,以空调为增量,电视为存量,”一位小米内部人士透露,他同时提到,集中力量做爆款的运作模式,正是小米的传统优势之一。

  “千亿小米”的预期逐渐回落。2018年7月9日,小米正式以17港元/股的发行价在港交所上市,粗略计算,对应市值为539亿美元。

  何志明和李颖偷偷按捺住心中的激动,两人同为小米员工,入职时间相差五年,共同点则在于“分到了公司的股票”。何志明并未透露自己持股的具体情况,不过他知道,不少同事都动了买房的念头,“说起来,至少也都是身价上千万的人”。

  在过去一年中,外界所看到的架构调整、层级制定和新战略,均印证着小米试图转变的决心。不过,这样的转变也为小米带来了不少问题。

  横向对比华为、OPPO和vivo等主流厂商的增长曲线,小米出货量下滑的颇为扎眼。

  事出巧合,在小米成功登陆港交所的那个季度,小米手机在国内出货量出现了2017年以来的首次回落,紧随其后是2018年第四季度的显著下滑——国内出货量1030万台,同比下跌35%。

  不少员工记得,小米内部曾传出雷军与某位高管的一次争执——后者想提升手机的售价,以便争取更多的研发预算。事实上,在小米9发布会后,雷军也在采访中承认,“如果能够让我们再提一点售价,一两百块钱,我们可以做得更好。”但在那次争执中,雷军拒绝了这项提议,仍坚持了原来的售价。

  据36氪今年2月的报道,小米的管理层级分为专员-经理-总监-副总裁及以上几个级别,与之相匹配的员工职级大体为13—23级,专员的级别是13级左右,经理为16—17级左右,总监在19—20级左右,部门副总裁为22级,集团副总裁是23级。但直到今天,仍有不少员工反应,并不知道自己的职级、对应薪酬以及晋升方式。

  拆分Redmi、持续发力AIoT(AI+IoT)、调整组织架构也暂未解决出货量下滑、性价比模式艰难、缺少爆款产品、人才引进遭遇瓶颈等问题,小米能否熬过阵痛期?

小米挤泡沫的365天

  上市后,一切戛然而止。

  “原来讲的硬件导流、靠软件赚钱的故事,很难让人相信了,”一位小米的投资人认为,“当故事无法被验证,市场就会将多余的泡沫挤净。”

  然而,涨势仅维持了10天,小米的股价便开始急转直下。“刚开始下跌时,员工都不太相信,还讨论是不是有人故意做空,”李颖回忆说。

  但更多新员工和投资者则将期待转向小米的“IoT”,这是当下被视为最有潜力的未来市场,也是小米早已布局、最具有优势的部分。

  等到张可成进入公司时,这一模式已无法复制。“据说上市后已经不再给股票了,至少没有听说谁还有拿到”。

  “硬件基因”难变

  2018年9月,小米进行了上市后第一次也是最大的一次组织架构调整,原来的四个业务部重组为十大新业务部,均为一级部门,直接向雷军汇报;其中,原生态链部门拆分成生态链部、IoT平台、智能硬件和有品电商四个部门。

  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,据雪球显示,今天小米在港股的静态市盈率约为15.5倍。同期,苹果在美股的市盈率是15.46倍,A股投资人给格力、海尔的市盈率分别为12.97和14.03;他们都是硬件公司。

  至于职级评定,也有内部人士透露说,由于变化很大,初次推行时负责的人力总监已经离职,后续又更换了其他负责人。小米没有对所有员工透露其职级评定的原因之一,也在于评定方式不够成熟,唯恐贸然公布后会在公司上下引起动荡。

上一篇:上一篇:诺基亚7.1价格曝光:4GB RAM399欧元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  • 为你推荐
  • 县市新闻
  • 山西新闻
  • 公益汇